2007/01/26

聽FRBR演講(二)

※在OCLC FRBR 計畫網頁上載明:

FRBR是用來重組書目資料庫,以反映資訊(資源)的觀念架構。講的技術一點,資訊物件有其詮釋資料(metadata),FRBR使用的是詮釋資料的實體/關係模型(entity-relationship model),而非現今編目的基礎概念(單一扁平記錄的觀念)。如果全面實踐FRBR將對編目有很大的變動。

●為何要執行這項研究及它如何助益圖書館

* 以「作品」將資源聚集,將有助使用者在大量數位資源裡篩選資訊。
* 大規模地採行FRBR,勢將對現有的書目資料庫(包括OCLC的WorldCat)產生極大的改變:
若以人工來轉換現存的檔案勢必花費極巨,因此須開發演算法儘量使流程自動化。 開發出來的技術不僅適用於WorldCat轉檔至FRBR標準,也能適用於其他資料庫。 這項研究實驗已提出一些建議--對如何評估及利用FRBR於大型資料庫方面。 開發出來的原型(服務,prototype services)(如 FictionFinder)證明了(FRBR)模型的威力,及暗示圖書館社群提供這種服務的可行性。

●FRBR計畫的目標:
*測試在大型目錄資料庫應用FRBR結構之可行性
*將一部份書目記錄轉換為符合FRBR要求時(或稱之FRBR化,FRBRization),檢視所發生的相關問題
*建立一個服務原始模型(prototype services),它是利用已FRBR化的資料庫

●計畫(所屬計畫有):
利用一個範例作品作個案研究(註1),希望了解書目記錄與書目物件(bib objects)間的關係,及判斷書目記錄所載的資訊是否足以來確實辨識FRBR的實體(FRBR entities)。

1. Curiouser
2. FictionFinder
3. xISBN
4. Algorithm
5. Extending the Case of Clinker
6. Case Study: The FRBRization of Humphry Clinker

該網頁尚列有相關之出版品、簡報、FRBR(背景)簡要說明 … 等等資訊。


※在FictionFinder計畫網頁上顯示:
FictionFinder: A FRBR-based prototype for fiction in WorldCat

●此計畫之目標:利用FRBR模型在一個原型系統上,用以檢索及瀏覽小說的書目記錄。

●概觀:FictionFinder (暫簡稱為FF)供檢索OCLC WorldCat目錄中超過290萬的小說之書目記錄(形態包括書籍、電子書、錄音資料;文學類型包括漫畫、戲劇、小說、短篇故事)。利用“FRBR作品集演算法”(FRBR Work-Set Algorithm) ,將書目記錄群集在“作品”之下。根據書目及權威記錄中的作者及書名資訊,此演算法將載體版本的記錄(manifestation records)群聚起來… 用這些載體群中的資訊元素(如:摘要、標題、文學類型 genre)來描述作品。[此外也列出了OCLC館藏及版本最多(前10名)的小說作品]

FF,除可用作者、書名、標題、ISBN、摘要中的文字來檢索,也可依文學類型、角色/人物名稱、場景地點、獲得之獎項等(註2)來檢索及瀏覽。檢索結果按“作品”組織及館藏多寡排序,使看起來簡潔、易於尋覽(navigate)。最後可連結至WorldCat以便找到你需要的書籍 (find a copy)。

您也不妨用用看 OCLC FictionFinder beta (prototype)吧!

我乃用書名“lo to hsiang tzu”(老舍的“駱駝祥子”)來查詢,結果如下圖,找到了一部作品、51個版本(editions = manifestations);若進一步以“中文語言”來縮小查詢,則有37個版本。的確,若僅聚集載體版本,而內容版本(expression)無法聚集,看起來仍會覺有些吃力。



註1:可參閱FRBR計畫中第6項計畫 FRBRizing Humphry Clinker ,所用的範例作品為英國文學家Tobias Smollett (簡介) 的書信體小說“The Expedition of Humphry Clinker” (克林克的探險,最初出版於1771年) (簡介) ,該個案研究的結論為:1.以FRBR來表示作品是有價值的觀念--它提供了一種方法去類聚書目單元(bib units),以簡化資料庫的組織與資訊檢索;2.書目記錄確實能辨識作品;3.書目記錄並未包含充分的資訊,足以確實辨識內容版本(expression)

註2:文學類型(如:兒童文學、美國短篇小說、網球故事)、角色/人物名稱(如:維納斯—羅馬女神名)、場景地點(如:中國北京→老舍的“駱駝祥子”一書,描述北京百態)、獲得之獎項(如:加拿大圖書館學會的CLA Book of the Year for Children)。

2 則留言:

JUNO'S AMUSEMENT PARK 提到...

請問一下,關於您在最後所舉的例子,亦即例用FictionFinder beta查詢"駱駝祥子"後所得的結果,有一句話我不是很理解,就是:

"若僅聚集載體版本,而內容版本(expression)無法聚集,看起來仍會覺有些吃力。"

聚集載體版本是可以理解,也可從圖中清楚看到,為什麼內容版本無法聚集呢? 駱駝祥子有中文版,也有英文版,這不算是expression嗎?

先謝謝指導囉

Debra 提到...

我的認知及說明如下,也請大家指教:
若work 為最上層(暫稱之層次A),expression 為其下一層(層次B),manifestation為層次C,形成一樹狀延展之邏輯結構,以供查詢結果的展現。
現已有共識認為各種語文譯本屬 expression(層次B)。
但在FictionFinder中,若以lo to hsiang tzu (意指 駱駝祥子)作查詢,其結果顯示時是將 expression 與 manifestation 混排,並未作層次B與C的區分。(如:第1及第5項 [OCLC#00324852及18532904] 的英譯本像是同一expression、不同的manifestations。又如:第28、第32項 [OCLC#24314525, 22529703]…等多個中文本,應是相同的expression 、不同的manifestations) 看來樹狀的層次類聚並未展現,又無法以中文字查詢,這和我的期待有段落差。
若以 luo tuo xiangzi(或駱駝祥子)查WorldCat,覺其結果顯示架構較好,但不同拼音的檢索詞無 cross-ref,看來問題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