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31

2009年文章清單

●2009年本網誌(部落格)文章清單如下:

 2009 (30)

十二月 2009 (3)
2009年文章清單
[引介游園的文章] 後現代與圖書館
令人不解的 ‧‧‧

十一月 2009 (1)
人間天使

六月 2009 (4)
OCLC對詮釋資料(metadata)的一些新思維
圖書館的鏈接資料(linked data):基礎篇(下)
圖書館的鏈接資料(linked data):基礎篇(上)
[生活雜記]尋訪記憶中的城樓

五月 2009 (5)
RDA再認識(下)
RDA 再認識(上)
LC新網站:權威資料與控制詞彙(Authorities and Vocabularies)
2009年母親節
美國圖書館學會對Google和解案的態度

四月 2009 (3)
OCLC新圖書館自動化系統
紐約公共圖書館最熱門的檢索詞是tumblebooks
經濟不景氣中圖書館的生還術

三月 2009 (5)
OLE與圖書館自動化系統的發展
聆聽圖資青年的聲音:圖資青年論壇會前活動雜感
政大場、ALA圖資專業核心能力書
圖資「青年論壇」活動接力:中興、台大將登場
佛教經典與Google Earth

 二月 2009 (6)
 圖資「青年論壇」會前活動展開了
 兩則會議訊息
 RDA新訊 (RDA Update)
一份問卷:國內圖資部落格使用者調查
 LC將調查書目記錄的發行及傳佈情形
 [閱讀筆記]圖書館學思想史綱(一)

 一月 2009 (3)
2009賀年
部落格研討會後雜感
RDA的推行與OCLC的態度

● 感言

到現在才來總結去年(2009)的事,實在差矣!下半年寫得很少,想讓自己"空"一下罷了,也知自己是能放得下(放開手)的,哈!(寫於20100405午)

2009/12/16

[引介游園的文章] 後現代與圖書館

大陸圖書館學研究者「游園」最近寫關於後現代與圖書館的文章,值供省思,以下節錄並轉成繁體字供閱。感謝游園。

(後現代何以可能 / 遊園❤驚夢):

“我們這個時代缺少的不再只是轉型,而是圖書館職業發展的某種“轉向”… 轉向就是反思和批判…反思..從根本上對發展問題的質疑 -- 基於認識層面的反思。

轉型轉不了思維方式和認知視野,只有轉向才能從進步的進化論走向反思的範式變換論…很多人都困惑一個問題,現在的學生們都不願意學習圖書館學,都希望學好電腦以找到更好的工作…在現代性時期,公共圖書館是民主制度的保障,維護知識自由和資訊公平,是一項鬥士的事業。因此,公共圖書館活動被當作一種有利於社會的事業來認識,圖書館職業群體便以這一宏大敘事作為生存和奮鬥的依據;但是,在後現代時期,公共圖書館遭遇了全面的危機,合法性危機、技術導致的生存危機等等,而圖書館員也漫不經心地從事于這項繁瑣了無生氣的工作。可以說,圖書館經歷了這樣一種轉變,從現代性時期的一項事業轉而成為後現代時期一項普通的職業。事業和職業之變才是圖書館失去活力的後現代寫照。

後現代的轉向從後現代的社會現實開始。環顧我們人類所處的時代,文化上遠離標準化的運動、建立自由表達的方式、折衷主義;社會強調多元主義,追求社會分割、流動性、差異、拒絕同一性中心化和官僚化;認識論上則質疑啟蒙運動中形成的科學方法、系統觀察和科學真理;經濟上則表現為後福特主義,商品的流水線生產和大批量銷售模式轉變為靈活的方式。這些現實和基於現實的思維方式的改變都是圖書館學不得不面對的轉向的推動力量。

到這裡我們可以真正地回答後現代的轉向是什麼了。第一,後現代已成為局部的現實;第二,後現代性帶來的反思和批判力量已經不可躲避;第三,後現代性促生的新的知識體系能夠讓我們更理解和解釋現實。局部的現實可以從事業到職業之變得到印證,反思和批判的力量可以從話語分析的方法中感受到,而新的知識體系則源於對實證主義的批評。”

(关于后现代:不得不说的话 / 遊園❤驚夢):

“後現代性便是在現代性的批判和反思中產生的,它代表的是一種新的思潮,即不再相信人類的至高無上,不在相信真理和法則,也不再迷戀遙遠的夢想大廈。後現代其實是人類對自身的懷疑和否認。”

後現代性與圖書館職業

“在後現代社會裡,公共圖書館如何面對世界和價值的這一巨大轉變?消費主義之上,大眾文化的流行,資訊商品化和私有化帶來的衝擊,圖書館服務和文化生產的後福特主義傾向,這些都嚴重腐蝕著公共圖書館賴以立基的生存之本。如今,核心價值正經受著一系列的波折,普遍均等實現遙遠,教育價值正在不斷弱化,甚至連保存的使命都遭受質疑。這一切都是後現代思潮對於圖書館職業提出的挑戰。甚至於圖書館職業的每一個活動都面臨著新的解讀:加拿大的一位元研究者以後現代的視角全面研究了他所在的圖書館系統。最後他提出12項質疑,包括中立性立場、性別問題的邊緣化、參考諮詢問題正確答案的評價、圖書館官僚體制的有效性、杜威分類法的科學原則、小說和非小說的本質區別、不及時還書的罰款行為、館藏平衡的重要性等等。”

後現代對圖書館學研究的影響

“後現代視角的研究方法…提倡的是多元化的研究方法論,如社會建構,解釋學,現象學,女權主義以及更為鮮明的話語分析方法…

我一直認為,圖書館學是一門非常有趣的學問,當然它首先必須與社會連接起來,當圖書館學擁抱社會並成為社會的有機體的一部分時,它便渾身充滿了力量和生機。因此,我相信正確的研究應該是站在更為寬廣的角度打量這一門學術,而不是坐井觀天,以至於迷戀於自己眼前的洞穴假像…”
.
[相關資料]
(致阿兄 / 雨禪的 帶著把破傘雲遊四方的孤僧):
“圖書館學的發展同樣需要批評理性,一門科學如果缺乏批評的氛圍爭論的氛圍是偽科學,是沒有前途的。”

*以上文字之粗體字及超連結為我所增註的

2009/12/01

令人不解的 ‧‧‧

遍尋今年圖書館週的主題標語 (slogan) [在我看來 -- 超重要的!]
好不容易找到了:http://www.lac.org.tw/LacBulletin/bulletinShow.aspx?NewId=1384&type=1

























學會理應是全國活動的總策動者?但學會首頁卻看不出什麼跡象:

















還好,感謝有此:http://blog.lac.org.tw/lac/index.php?id=1192

















我這市井小民也打算去北市圖湊熱鬧 --

活動內容項目包含: (資料來源:北市圖)

(一)博覽群圕.我愛北市圖
發起市民愛書運動,鼓勵市民於各閱覽單位開架閱覽室中,主動發現書架中已破損、缺頁之圖書並交由櫃台處理,共同維護閱讀氛圍的品質,協助市圖改善閱讀資源之品質。

(二)書香大樂透
凡持北市圖借閱證者,於活動期間當次借書滿3冊,即可獲得北市圖書香彩券1張,有機會獲得精美紀念品1份。  
 
還有台中的 非「讀」不可~好書報報 ,看來也挺有意思的。
 
 
[相關資訊]
圖書館週的由來 (新竹高工) 讚!

2009/11/06

人間天使

謹遙悼蘇諼 Sherry Shiuan Su ~ 我的同學 

您的堅毅將永存我心

願安息主懷

20100408補充: 蘇諼紀念網站  http://web.lins.fju.edu.tw/SU/


 
 
 
 
 
 
 
 
 
 
 
 
 
phto by maryn0503
http://www.flickr.com/photos/mnshots/2958270160/in/set-72157621891551636/

2009/06/29

OCLC對詮釋資料(metadata)的一些新思維

OCLC世界書刊目錄詮釋資料網(WorldCat Metadata Network )的主管Ted Fons 日前在加拿大圖書館學會年會作了簡報 -- New Thinking on Metadata Management, Exposure & Quality(對詮釋資料管理、揭示與品質的新思維)。從這份報告可略窺OCLC的一些想法及作法;另外我也簡單比較了WorldCat與Amazon書目資訊呈現的異同。

Fons用季節來述說對OCLC詮釋資料(metadata)的看法:
夏 – metadata檢索與品質的新思考方向
秋 – 讀者及館員對metadata的期望
冬 – 對metadata管理想法的挑戰
春 – 使用metadata 的新方式

夏 – metadata檢索與品質的新思考方向(or Thoughts of Metadata Management)

需與出版界的ONIX書目資料交流互通(S9)*、 WorldCat Mobile 將資訊推送至讀者、提供WorldCat API及OCLC 網路服務(如:xISBN、WorldCat Identities)(S11-12)。
.
秋 – 讀者及館員對metadata的期望

根據OCLC日前的研究報告:Online Catalogs: What Users and Librarians Want (線上目錄:讀者及館員想要什麼)(註1),讀者想要的是:線上目錄看起來像一般通俗網站、有摘要及目次、有助找尋所需資訊;而館員想要的是:對讀者資訊需求提供服務、幫助工作人員執行任務、有正確的,結構性資料、展現傳統(資訊)組織的原則。

讀者對(詮釋資料)品質(quality)的定義受到常用蒐尋引擎習性的影響(如:憑一些適當關鍵字就可找到任何東西、想要全文)。傳統上,書籍按杜威分類法安排,但亞馬遜網路書店(Amazon)提供另一種相關書籍資訊的方式,我們可整合雙方的優點來重訂圖書館線上目錄“品質”(quality)的意含。

[可參考大陸編目精靈的文章:OCLC报告——联机目录:用户和馆员需要什么,已將這份報告的重點列出,或參見Slide27及34讀者及館員對線上目錄的建議。]

冬 – 對metadata管理想法的挑戰
.
何改進WorldCat的品質:Fons引用了Davis Lankes投影片(PDF/95頁)中的兩張(S42-43) ,看起來Amazon的書目資訊較豐富。

我以一本書(書名:Watership Down;作者:Richard Adams)來比較WorldCat 及Amazon 書目的呈現(見文末的圖)。WorldCat似乎已改進不少。
.
另,OCLC從2009年2月起(半年)實行一專家社群的“社會編目”實驗(見Expert Community Experiment),讓更多有權限的圖書館參與修改書目主檔記錄(WorldCat master records)。此外還採“證據為基礎的編目”(註2)、重新修訂相關工作流程。

春 – 使用metadata 的新方式 (or Spring & New Thinking about Discovery and Works)

可望新建立“作品頁面”(work pages beta)( S63 -- ),根據FRBR中實體“WORK”的觀念,讀者可用“作品”為資訊查詢或發現的入口路徑。
.
註1:Online Catalogs: What Users and Librarians Want (PDF/68頁) 或參見 OCLC Karen Calhoun 的投影片 Online Catalogs: What Users and Librarians Want: a review of market research data
.
註2:“證據為基礎的編目”(evidence-based cataloging):參見slide 38 “[Catalogers] need to practice evidence-based cataloging. They need to catalog based on the evidence that they can find for the effectiveness of particular practices, and they need to judge their output according to this evidence.”(Hilder & Tan) ,即編目作業要能找到具有成效的證據。
.
相關連結
社会编目 Social Cataloging(編目精靈)
.
* S# 表示投影片(slide)的順序
-----------------------------------------------------------------------------------
Watership Down by Richard Adams

圖1:WorldCat書目
圖2:Amazon書目
圖3:WorldCat Identities 作者頁面
圖4:Amazon 作者頁面
.
圖1 圖2

圖3 圖4
.
方有趣處:
A.書目部份

(WorldCat)“讀過這書的人也讀XXX”和(Amazon)“買這書的人也買XXX”之間XXX書籍的差異、

主題/類別方面:
WorldCat用LCSH: Rabbits -- Fiction.Fantasy fiction, English
Amazon的分類: Books > Literature & Fiction > Classics、
Books > Literature & Fiction > Literary 、
Books > Science Fiction & Fantasy > Authors, A-Z > ( A ) > Adams, Richard 、
Books > Science Fiction & Fantasy > Fantasy > Epic ;還有使用者訂的tags

●我喜歡Amazon 的“Inside This Book/ Search inside this book”、 Citations …

B. 作者頁面部分:

WorldCat: Publication Timeline、Alternative Names(人名權威控制)
Amazon: 簡傳、肖像

2009/06/22

圖書館的鏈接資料(linked data):基礎篇(下)

Library Journal 2009年4月15日出版的 netConnect,其中有篇Fiona Bradley 寫的Discovering Linked Data(發現鏈接資料),簡介了Linked Data的好處及一些運用的情形,摘譯如下:

針對讀者資料檢索的結果,圖書館另外提供更有意義及有幫助的訊息讓讀者去“發現”更多、更適用的資訊,鏈接資料(關聯數據,Linked Data)即有這種功用。若圖書館的書目等資料轉變為Linked Data後,可使其他搜尋平台上的使用者能探索到圖書館領域的資料。 以下將提到一些運用Linked Data的例子。

Linked Data和語意網是有關係的,Linked Data用其URIs(統一資源標示符)去作連結,URI是一項資料(data)的唯一的標示符(unique key)。

針對識別詞彙(identified terms,擁有URI),現已制定了許多 “本體”(ontologies),用來表示詞彙的概念及詞彙之間的關係,例如 FOAF(Friend of a Friend) 是描述人們及其人際關係(describes people and their relationships)。

擴展(OPAC)“發現層級”(Extending the discovery layer)

一些提昇圖書館OPAC的軟體或服務(如:AquaBrowserLibraryThing for Libraries…)所能觸及的資訊仍止於圖書館資源單件的層次(at item level);尚未能提供書目記錄中的元素(如:作者、主題、地名…)的許多其他相關資訊。

開放原始碼軟體(an open source presentation layer )VuFind 已開始將許多外界資訊帶入圖書館目錄中,它為目錄中的每位作者都建立一個頁面,並將維基百科的資料整合進來。

下一步就是要擴大圖書館的目錄到圖書館之外去。不只是提供圖書館資源本身的訊息,還連結至更廣大的資訊,提供“關於…”(aboutness)的資訊—即每件圖書館資源所描寫到的人、地的資訊。這可幫助讀者決定他們所需,也提供他們一個探索的起點。

國家範圍的鏈接資料(National-scale Linked Data)

雖然許多圖書館的目錄提供外界資訊連結到書目記錄[如:提供維基百科的相關資訊連結至某筆書目記錄],但並非採用機讀的方式。而瑞典的LIBRIS 聯合目錄則是利用RDF及URIs去連結他們自己的資源及外界資源,瑞典國家圖書館已做到連結至維基百科的Linked Data資料庫DBpedia。
.
美國國會圖書館(LC)也提供了國會標題表(LCSH)的Linked Data供眾查閱及下載(註1),LC稱使用Linked Data可能的好處包括:減低伺服器的承載、作為他館的範例。

標準及協定(Standards and protocols)

Linked Data 基本上不專屬於任何社群,它有足夠彈性與圖書館或其他領域使用的協定、本體或詞彙集相容。要能夠使用OAI-PMHOAI-ORE及都柏林核心集來建立Linked Data (OAI-PMH, OAI-ORE, and Dublin Core can and should be used in creating Linked Data…)。

又如開放原始碼內容管理系統Drupal 走向能夠處理RDF內容、使其更親近語意網。

資料保存管理觀念的演變(Data curation)

電腦處理能力的增加使得資料的再利用(如:混搭mashup)更可行。使用RDF或微格式(microformat)(註2)是達到語意網親和性(Semantic Web-friendly)的方式。

歐洲數位圖書館Europeana 重視互通性,並使用SKOS,且Europeana正在開發語意的搜尋界面。

資料運用的深化(?)(Deep dashboards)

為各種不同的用途,圖書館常會再利用(reuse)書目資料。而Linked Data是結構化的資料,它使資料的再利用能很快速。

下一步(The next step)

Linked Data給圖書館機會去進一步處理/運用自有的資料、提供更多資訊供讀者去發掘(for discovery)及分享資源。將圖書館的資料變為Linked Data會增加連回至圖書館的數量(機會)( Making this data available for linking increases the number of pathways back to the library)。
.
另一份關於Linked Data的投影片是Daniel Chudnov 的Better Living through Linking,舉有實例來解釋Linked Data,其中 slide 116(如下)顯示Eximious 這張唱片的書目記錄(Linked Data)有清楚的URI(clean URI):
.

http://lccn.loc.gov/84759993(以LC控制號為基礎構成的URI)

還有slide 119及120顯示書目記錄中資料元素(機讀)標示的情形,提供很好的概觀。

[感想]

正如netConnect 導言Data in Context(資料在背景脈絡中)一文所說:“語意網引人注意的是它具有潛力在表層網路之下,去建立 -- 對使用者及對機器兩者的 -- 相關資料和背景含意的一個基礎結構 (it has the potential to build beneath the surface web a fabulous underlying structure of interrelated data and context meaningful to both users and machines)。但目前我們仍不清楚如何從現在的網路到達那兒[語意網], 所以我們從小處開始,盡我們所能將各處的資料連結起來、一步步做下去。”

圖書館書目資料處理的方式勢將隨網路科技而變,而圖書館的結構化書目資料應可繼續發揮其價值。

.
註1:參見LC新網站:權威資料與控制詞彙(Authorities and Vocabularies)(秋聲Blog)
註2:可參考這期Library Journal netConnect 另一篇文章:Microformats: Context Inline :Karen Coombs sees microformats as a quick and easy way to embed contextual information into your library's site.

2009/06/14

圖書館的鏈接資料(linked data):基礎篇(上)

圖書館的書目資料走上語意網—這已不是夢。

在資訊與知識傳播及服務方面,圖書館在將來需與其他相關者(如Google、出版者)扮演重要的角色。而圖書館如何將其大量的書目、內容...等很有價值的資料(數據)釋放到網路上,讓它們充分被利用(如混搭mashup),甚至“活化”,讓其價值發揮到最大,這是圖書館得以立足於未來網路世界的重要基礎。

Web 2.0 已朝向 Web 3.0 進化,是Web of Data ( “資料/數據”為主的網路),也是語意網的時代。其中重要觀念與作法包括:網路上的相關資料(data) 必需充分且適當加以“連結”,使資料變為所謂“鏈接資料”(Linked Data,或稱為“關聯數據”)(例子),如此才利於電腦處理、利於搜尋與查檢。而圖書館的書目資料的處理也必需有新的作法。

Library Journal 2009年4月15日出版的專刊 netConnect,其中幾篇文章是從圖書館的角度來講述鏈接資料(Linked Data),算是入門的介紹,現摘譯Coyle寫的這篇如下:

Making Connections (建立連結) by Karen Coyle

從文檔到數據From documents to data

在網頁上的文字資料,其中有些字會有超連結;若稱這些字為資料元素(data element),則資料元素與相關資料元素之間會有一種有意義的連結,例如我們說資料元素A與資料元素B有一種關係X,[在語意網]這種“關係”(relationship)不僅讓人可以領會且讓機器也可以處理。

一些文句對人來說很容易懂,但對機器則不然。例如一個句子:“Herman Melville是《白鯨記》的作者”,人們懂得這句子的意思是因為人們透過背景資料(上下文資料)知道Herman Melville是個人、《白鯨記》是部作品、“…的作者”(author of)是指Herman Melville寫了這本書。如果要讓電腦程式處理這些資料,就需提供它能了解的背景資料(上下文資料)。因此,讓機器來了解語意,需有下面三個要素:識別標示(identities)、關係(relationships)、及規則(rules)。

識別標示(Identities)

對鏈接資料(Linked Data)來說,[文詞的]概念及關係的識別是很重要的。例如:我們談話時提到地名“Georgia”(喬治亞),我們會很清楚指的是(美國)喬治亞州或東歐的喬治亞共合國。但在語意網環境下,需要對喬治亞州及喬治亞共合國作不同的標示,因為電腦很難了解上下文,另外,我們可能在別的情況(別的上下文)也會用到這些詞彙。我們使用URI(統一資源標示符)作為識別標示,開頭以 http://.../ 來表示。

聚集許多識別詞彙(identified terms)便成為“詞彙集”(vocabularies),或在語意網中稱為“本體”(ontologies)。這些詞彙各有其URI。多半情況,詞彙具有含義,其URI可指向某一描述此詞彙的文件,或提供機器處理所需的其他資訊。有個語意網的標準叫“簡單知識組織系統”(Simple Knowledge Organization System,SKOS),它將詞彙的結構界定為索引典的形式(有上、下位詞…)。這些詞彙可能在相關的註冊單位登記了。電腦程式能利用這些詞彙(連同詞彙關係,機讀的),也能利用應用程式界面中詞彙的定義(人可讀的)。

關係(Relationships)

舉例說明:
John Smith與Betty Jones 有一種關係X ;另外George Johnson與Betty Jones 也有一種關係X
機器並不懂“關係X”是什麼意思,但如果你問:誰與Betty Jones有一種“關係X”時,機器運算後能回答:John Smith及George Johnson。

規則(Rules)

在語意網,規則因涉及推理(inference),所以是很重要的。簡單的數學推理:
如果A=B 且B=C,則 A=C

語意網的運作就要靠許多規則(機讀的)。語意網中規則的基礎檢索標準是SPARQL(查詢語言),供語意網資料查詢之用。

再舉個例子:
-------------------------------------------------------------------------
詞彙(Term): 叢書(Series)
標示符(Identifier): http://www.example.com/publishingTerms/3279
定義(Definition): 一群文件(資料),先後出版(A group of documents published in an order over time)

詞彙(Term): 圖書(Book)
標示符(Identifier): http://www.example.com/publishingTerms/101
定義(Definition): 一份獨立出版的文件(資料)(An ind ependently published document)

關係(Relationship): 屬於XXX的成員(isMemberOf)
標示符(Identifier): http://www.example.com/publishingTerms/73
定義(Definition): 屬於(某)一套(Belonging to a set)

規則(Rules):
圖書可以是屬於叢書的成員(Book can be “isMemberOf” Series)
叢書不能是圖書的成員(Series cannot be “isMembe rOf” Book)
叢書可定義為所有的總合(Series can be defined as the sum of all)
圖書具有“屬於XXX的成員”這種關係(Books with relationship isMemberOf)

為提供更多圖書或叢書的資訊,你可擴展規則:
叢書可以按叢書號排序(Series can be ordered by: series number)
叢書可以按出版日期排序(Series can be ordered by: publication date)
---------------------------------------------------------------------------
藉著詞彙、規則及關係,在網路上任何地方,叢書裡的圖書才能被識別(can be identified)及按序顯示。

Linked Data很重要的特色是“連結”(links)能遍及整個網路。例如:一本書連到一套叢書,此連結只需定義一次,即可用於這本書在網路上的所有情況。連結(links)可以很容易變為“鏈”(chains),它可以從一本書轉移到一套叢書、然後再轉移到叢書中的其他圖書 (Links easily become chains that can move from a single book to a series and then to all of the other books in that series) 。

Dbpedia資料庫便是根據維基百科所建立的Linked Data資料集(data set)。

與圖書館資料相連結 Linking it all to libraries

語意網面臨的問題除了網路上的文檔資料(documents)普遍未含標記(markup,有此才能作連結),且人物名稱沒有識別標示(無權威控制)。所以語意網需要本體(ontologies)(也就是控制詞彙):

本體可改進檢準率[precision],還可將網頁上的資訊與相關的知識結構及推論規則相連繫起來(to relate the information on a page to the associated knowledge structures and inference rules)。

圖書館界已有很好的的詮釋資料 -- 識別標示(權威資料)及本體(控制辭彙),我們需要做的是:將這些資料轉變為語意(網)結構、讓資料(data)可供連結。

如果圖書館的權威資料(人名、劃一書名、主題…)成為Linked Data後會有什麼好處呢?例如,維基百科中的人名若連結到圖書館的人名權威檔,可建立網路上人名識別基本檔。正確的連結還需用到以規則為基礎和支持推理的運算法,有時也需人為判斷。

圖書館界其他許多詞彙(如:地區/語言代碼、資料類型代碼…),不論其他領域是否用到這些代碼。Linked Data可以用在“轉接”[switching]系統上:將不同領域的同義詞相連結,如此不同領域可分享詞彙、互相連結資料,也就是擴大原本自己的資源。

圖書館很重要的本體便是編目語言(the language of cataloging),其體現於MARC中。如將這些書目資料元素重整為語意網Linked Data的形式,則網路應用程式與書目資料可相容、許多圖書館領域外的網路開發者將獲益。

將圖書館的詮釋資料轉為Linked Data ,這發展並不遙遠,美國國會圖書館(LC)除已公布國會標題表(LCSH)的Linked Data外(註),也將陸續提供其他與書目記錄相關的控制詞彙或權威資料(Linked Data形式的)。

在NSDL詮釋資料註冊中心已登錄RDA(新編目規則)使用的資料元素,未來也將包括RDA中界定的詞彙及FRBR的資料元素及關係(relationships)項目。

這些具Linked Data形式的資料元素及詞彙放在網路上,提供了開發相關應用程式(它將運用這些詞彙)的一個基礎。

圖書館的Linked Data的推上網路,其意味著這些資料可在網路上普及和被任何網站利用,還有其他許多可能性,如:將圖書館目錄上的資料與網上其他資源相連結(運用演算法及搜尋方式將目錄中的作者條目與網上作者的網頁相連結)。

如維基百科及LibraryThing 等非圖書館單位已在使用圖書館的書目資料,未來被非圖書館單位使用的情形現還難以想像。OCLC WorldCat的識別檔(WorldCat Identities) 讓我們了解到:一旦圖書館資料從目錄中釋放出來,其豐富性可見。開放圖書館資料到網路上、以可連結的形態,這將使其豐富性在全球的範圍上得以拓展。
(原文末有 Link List -- 列出文章中提到的相關連結)

註:參見LC新網站:權威資料與控制詞彙(Authorities and Vocabularies) (秋聲Blog)

[相關資料]
关联数据四原则关联数据FAQ (數圖研究笔記)
編目朝向語意網邁進(一) (秋聲Blog)

2009/06/06

[生活雜記]尋訪記憶中的城樓

昨天到北市青少年育樂中心替孩子報名夏令營,有機會探訪附近的“城樓”及自己唸過書的小學。

雨後、正午、日正當中,我站在林森南路與仁愛路口“城樓”前面,似曾相識的場景,但覺茫然。如何講述記憶中的“城樓”呢?或許下面左圖(還有ANT's圖雪泥's圖)能表達部分意象:


左圖: 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URN=3140319

以前是走路上學,從杭州北路到東門國小,不短的路程(如文末的地圖)。記得雨天時穿著長雨衣,走經城樓,雨衣濕答答的下襬常會黏在小腿肚上,這時會扯扯衣襬讓它分開…

上、下學都會經過城樓,但很少走進去過,因為它看起來有些怪。後來不知經過n年,發現它完全變了個樣,如今它叫“東和禪寺的鐘樓”,樓壁刷白得有些不自然、黑瓦應是重鋪的,孤零零站在現代建築森林中,顯得微小和些許神秘。(上面右圖)

試著找個位置、試著從兒時的視角、試著回想 … 但自己似乎沒有辦法,是記憶太模糊、還是滄海桑田?

對個體生命而言,許多"瞬間"已不經意成為生命的烙印、永恆的記憶與懷想;對整體人群而言,小小的鐘樓是個象徵,它背負了許多人的對歷史的追念。

回望那十字路口的學童,他們正朝我而來,親愛的孩子啊!

[其他資料上的記載]:

“然在光復後為軍隊借住,違章建築逐漸增加,終使景觀大遭破壞。唯寺內鐘樓,在1997年被台北市政府列為市定古蹟。(《台灣佛教辭典》選刊東和寺).

“戰後,觀音禪寺改名為東和禪寺,由於受軍隊及民眾長期佔住遭到破壞毀損,也被違章建築所包圍…([台北]東和禪寺鐘樓/水瓶子)

“一九三0年在大殿之前建造高聳的鐘樓,目前仍存在,但大殿及其他古老的建築因曾被軍隊及民眾佔住長期遭到破壞,近年被拆掉了,至為可惜。(東和禪寺鐘樓/台北市政府文化局)
.
“民國八十一年,為了興建青少年育樂中心,台北市教育局計畫拆除東和禪寺和鐘樓,古蹟保存人士群起抗議。經過折衝,教育局只同意保留鐘樓,次年,市政府拆除東和禪寺大殿和佔用土地的違章住宅。(台北旅遊網)
.
參考資料:
東和禪寺鐘樓(維基百科)
日式和風建築--東和禪寺鐘樓(堅仔的Blog)
.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Debra 國小上學路線

rev. 20090606 23:20

2009/05/29

RDA再認識(下)

[基礎參考資料]
RDA(編目規則.草案) 網址http://www.rdaonline.org/
JSC(註1)新網址 http://www.rda-jsc.org/
RDA—资源描述和检索:21世纪的编目标准 (大陸顧犇譯RDA簡介單張)(PDF)
-------------------------------------------------------------------------------
接續上篇,關於Diane Hillman的投影片:Getting Real With RDA.

Slide 39-- 我們現在能做什麼?
要看得更遠,我們需要做:
讓我們[圖書館界]的data[在網路上]能被取得、讓其他人能利用、
確定我們在網路上使用的資料結構及詞彙[集]、
讓我們的data更像data(“data-like”)、我們的系統更“雲端”(“cloud-like”)

Slide 41 鏈接資料(linked data)的圖示,其中包括圖書館的資料(library data)

Slide 42 圖書館資料成為linked open data 時,我們對這種資料能做些什麼?

Slide 43 有哪些挑戰?
在JSC(或以後接續的組織)的合作之下,做長程的維護計畫,我們需要一個輕型及更容參與的流程,變革不需要經年累月才能達到、
RDA繼續朝向更語意網的方向發展(例如:更少依賴複寫transcription[書上所載的資料])、
開發相關工具(Tool development)(各層級的工具,包括自動化系統廠商)

Slide 44 RDA的轉移作業要花多少時間?
壞消息是:這可能是個很繁雜的過程,比我們所希望的持續更長的時間、
OCLC的角色還是未定—現在他們正忙著鞏固圖書館的[書目]資料及推展WorldCat成為圖書館自動化系統、
好消息是:圖書館自動化系統廠商已開始覺醒了

Slide 45 RDA的測試期、測試些什麼?(註2)
與現在編目方式相比,測試以便確定RDA是否具備充分的優點以達到JSC當初擬定的目標(註3)、
根據測試結果的分析及考量實行RDA的成本,三所美國國家圖書館將決定是否實行RDA、
若出現否定的建議,這將意味什麼?現還不清楚

Slide 46 測試的方式

Slide 47 你需要做些什麼準備?
觀看(讀)、學習、提問:注意測試情形、試用RDA的工具(RDA Tools)、實際建立一些書目記錄,並針對非傳統資料作測試、學習更多網路技術、到NSDL註冊中心的Registry Sandbox(練習用沙盒、即練習用編輯頁面,http://sandbox.metadataregistry.org/)去做練習
促使你的同事及你的(管理)上司來參與

[其他引介及感想]

RDA可說有兩大部分,一部分是編目規範的條文內容,這在RDA官方網站 (JSC RDA)說明了RDA的內容及政策、行動等;另一部分是RDA中資料元素的形式化表述(formal representations of the RDA elements),這部分Diane Hillmann提供了很多相關知識、訊息及看法。

1.在JSC RDA網站,有對RDA相當充分的介紹(包括其背景、範圍及原則…常見問題、現在的行動進度),其中常見問題(FAQ)8 提到RDA和MARC21的關係(註4) ,也可見大陸顧犇翻譯RDA簡介單張中的敘述,或我回覆網友的一段文字(註5)。

2. RDA的推行是項多方合作的工作,見顧犇譯文中“合作的成果”這段文字 (註6)或2009年3月RDA會議記錄摘要中”Outreach”(擴展工作)這段文字(註7)。

3. 關於新編目程序(邏輯)及測試計畫:過去編目多以手頭上拿到的實際書籍來編,即針對“媒體展現”(manifestation)來編,而新的規則RDA是要先弄清楚作品家族,在編目實作上會增加多少負擔?或許要從上游的出版界的書目開始著手/梳理才行?而初期測試參與者很少、加上目前業界對FRBR的應用多止於manifestation 的程度,將來使用RDA網路版在大規模性的合作編目環境下(如OCLC合作編目環境)將會產生哪些問題呢?相信這些問題會被分析及評估,或許從舊到新的大轉移將是個不斷修正的歷程?

而像我們這種身處“邊緣”者要如何準備變動的來臨?我想應從熟悉RDA的基礎觀念—FRBR開始。(註8)

註1:JSA全稱為Joint Steering Committee for Development of RDA(RDA發展聯合指導委員會),是研訂RDA的團體。

註2:參見LC對RDA測試的說明:Testing Resource Description and Access (RDA)

註3:關於利用RDA創建書目資料這方面的目標(Functionality of Records Produced Using RDA – Objectives)是:Responsiveness to user needs、Cost efficiency、Flexibility、及Continuity等,見http://www.rda-jsc.org/docs/5rda-objectivesrev2.pdf

註4:RDA網站中RDA常見問題(FAQ)8

8.1 Will RDA include instructions for MARC coding along with the cataloguing instructions?
AACR2 and MARC 21 are two different standards designed for two different purposes. AACR2 is largely a content and display standard while MARC 21 is largely an encoding standard. RDA is being developed only as a content standard rather than as an encoding standard. It is important that the RDA standard maintain this separation. RDA will contain guidelines for choosing and recording data to include in bibliographic and authority records. MARC 21 is one possible schema for encoding records created using RDA, but it will also be possible to encode records created using RDA in other schemas, such as MODS or Dublin Core.

8.2 How will RDA affect the way that records are coded in MARC 21?
The RDA/MARC Working Group has developed a number of proposals for changes to the MARC 21 formats to accommodate the encoding of RDA data. See the listing of proposals and discussion papers at http://www.rda-jsc.org/rdamarcwg.html. The JSC expects that most RDA data elements can be incorporated into the existing MARC 21 structure using current MARC 21 guidelines for coding and order of data elements. Thus, in most cases, RDA will not necessitate users of MARC 21 to make changes to the way their MARC data displays. Draft Appendix D of RDA contains a mapping from MARC 21 Bibliographic to RDA, and Appendix E contains a mapping from MARC 21 Authorities to RDA.

註5:大陸顧犇譯RDA簡介單張“RDA—资源描述和检索:21世纪的编目标准” (PDF),其中“使用RDA的好处”一段提到:
RDA是一個為數字世界設計的新的資源描述和檢索的標準
■RDA側重于需要描述資源的資訊,而不是...要說明如何顯示該資訊。
■用戶將可以將RDA內容與許多編碼方案(例如MODS(元資料物件描述標準)、MARC 21或都柏林核心元資料)一起使用。RDA具有適應性和靈活性,具有被其他資訊行業和圖書館使用的潛在可能性。

另,秋聲Blog的訪客留言區 2009/5/25
RDA與MARC(或MODS, DC…等)是不同目的及層次的東西, RDA被稱為是”(書目)內容規範”, 而MARC, MODS, DC…屬編碼格式( formats for encoding). 因此編目時可依循編目規則(RDA,AACR…)來創建書目資料(記錄), 但可選擇使用你想要的機讀格式(MARC, MODS, DC…)來輸入資料供機器處理。因FRBR/RDA中的一些資料元素在原MARC中無此欄位,因此MARC21現為配合RDA的實行正在作修訂.也可參考http://www.collectionscanada.gc.ca/jsc/rdafaq.html(FAQ 8的說明)

註6:顧犇譯RDA簡介單張“RDA—资源描述和检索:21世纪的编目标准” (PDF),其中“合作的成果”一段提到:
RDA的工作涉及了圖書館界內外的徵求意見工作。除了FRBR和FRAD工作組以外,聯合指導委員會(JSC)還與如下組織共同工作:
■都柏林核心元資料和其他語義網領域:比較各自所採用的概念模型和標準。(根據這些工作組的會議所產生的建議,一致化的工作正在進行中。)
■美國國會圖書館網路發展辦公室和MARC標準辦公室:保證RDA和MARC 21之間的相容性。(在英國國家圖書館、加拿大圖書館和檔案館、美國國會圖書館的發起下,一個協調RDA和MARC 21的工作組已經成立。)
■國際圖聯國際編目規則專家會議(IME ICC):負責修訂和更新“巴黎原則”(AACR2以此為基礎),使其成為21世紀的原則。
■出版界:發展出一套基於其ONIX標準的載體術語,用於出版界和圖書館界。

註7:
Outreach
Members of the CoP, Co-Publishers, and JSC have always emphasized the importance of working with other groups in pursuit of compatibility of RDA with other metadata communities. To that end:
●An RDA/MARC Working Group was established in January 2008 to coordinate changes to the MARC format as a result of RDA. Proposals have been submitted to the appropriate groups and have been accepted by them. The result is that MARC 21 will be able to accommodate the additional RDA fields and elements.
●The JSC has been working with the Dublin Core Metadata Initiative (DCMI) on two projects relating to RDA. The first is a mapping of RDA elements to Dublin Core elements. The second is the development of registered vocabularies for the RDA element set and value lists.
●Members of the JSC continue to work in the international arena with the ISBD Review Group, the FRANAR Working Group, and those working on the creation of the new IFLA Statement of International Cataloging Principles, ensuring open communication and coordination.

註8:JSC RDA網站:RDA常見問題9“採用RDA”/Adopting RDA)提到( #9.1):
There are a couple of things that you can do in order to prepare for RDA. The first is to familiarize yourself with the concepts and vocabulary that is found in FRBR. The second is to keep up-to-date with RDA developments by reviewing drafts as they become available and monitoring comments about RDA on various listservs.

[相關資料]
據各方意見,RDA內容作了修改,參見ALA 代表J. Attig的部落格:http://www.personal.psu.edu/jxa16/blogs/resource_description_and_access_ala_rep_notes/

RDA 再認識(上)

2009/05/24

RDA 再認識(上)

最近注意到兩份投影片:一是Diane Hillmann 再次闡釋RDA(Resource Description and Access,資源描述與檢索),另一份是Denton及Schneider 講關於FRBR的發展(註1),都值一讀。先看RDA這份投影片的要意。

Diane I. Hillmann於20090429 在紐澤西圖書館協會(NJLA)的演講,題目是Getting Real With RDA(暫譯:真實了解RDA)(48 slides)。

Slide 4: RDA in the context of change中提到相關規範的演變:
書目世界的觀念模型(Bibliographic Model)從沒有(none)到FRBR及FRBRoo、
詮釋資料內容(Metadata Content)從AACR2到RDA、
Metadata Structure(詮釋資料結構)從MARC21 Bibliographic到RDVocab[RDA詞彙集]、
人名權威檔(Name Authority)從MARC21 Authority到FRAD、
主題權威檔(Subject Authority)從MARC21 Authority到FRASAR, SKOS、
編碼(Encoding)從MARC21到XML及 XML/RDF

Slide 8: Important Differences提到RDA[與過去]重要的不同處:
RDA是以FRBR為基礎的方法,去組織(結構化)書目資料、
RDA包含更適宜機器處理的鏈接項目(如URIs)、
更著重關係及角色(relationships and roles)、
減少編目員建立的附註及文字串、
減少複寫資料(書)上的文字[如:作者敘述]

Slide 10: RDA as Toolkit提到RDA是個工具集(toolkit):
RDA除了線上版的編目規則外,還包括一些工具(tools)、
免費工具應有:XML Schemas to use with RDA data、RSS feeds to keep track of vocabulary changes…

Slide 11: The Rest of the Story 其他一些事情:
正對MARC21進行修訂以配合FRBR及RDA、
eXtensible Catalog Project 此計畫猛進中、
不幸的是不知道OCLC正計畫些什麼、
RDA詞彙的其他語言版已著手進行了

Slide 20-21: RDA WEMI Relationships 顯示FRBR第一組實體(註2)[即作品、表現形、媒體展現及單件]間的WEMI(Works, expressions, manifestations, items)關係情況:已界定及登錄於NSDL

從Slide 25-38 Walking through a concrete example…(DCMI/RDA cataloger scenarios)
以實例說明如何根據RDA來編目[不同於已往的一套邏輯!] :

(Slide 26)編目員Jane要編一本拉脫維亞語(Latvian)翻譯的書(原著為英文)。首先她查出原作者、書名…等資料:
Author(作者): Kurt Vonnegut
Title of the work(作品名稱): Bluebeard: a novel
Form of work(作品類型): Novel(小說)
Original language of the work(原作品語文): English(英文)
----------------------------------------------------------
(Slide 27)以XML及鏈接資料來表述此作品(Work) -- RDA/XML表述、及RDA/XML+URI(連結links)方式來表述



(Slide 28)該作品有:一表現形(expression) 及一媒體展現(manifestation):
表現形
Language of expression(表現形之語文): English(英語)
Content type(內容類別): Text(文字)
媒體展現
Statement designating edition(版次描述): 1st trade edition
Place of publication(出版地): New York
Publisher’s name(出版者): Delacorte Press
Date of publication(出版年): 1987
Extent of text(文字長度): 300 pages(300頁)
Identifier for the manifestation(媒體展現識別號): [ISBN]0385295901
----------------------------------------------------------------------------------
(Slide 29-30)以上expression和manifestation以RDA/XML、及RDA/XML+URI(連結links) 方式來表述

(Slide 32)Jane 對於拉脫維亞語的譯本,她需建一個表現形及一個媒體展現,並與原作實體相連結;另譯者需建人名權威記錄

(Slide 33-34) 拉脫維亞語譯本的expression和manifestation,以RDA/XML、及RDA/XML+URI(連結links) 方式來表述

(Slide 35-38) 勾畫出FRBR關係圖(作品、作者/譯者、主題之間),其中Slide 38:

圖:Getting Real With RDA(Diane Hillmann) slide 38


註1:參見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FRBR (The FRBR Blog)
註2:參見FRBR是什麼?(中譯) (上)、() (秋聲Blog)

[參考資料]On the Road at NJLA and the Five Colleges (Matadata Matters)

2009/05/13

LC新網站:權威資料與控制詞彙(Authorities and Vocabularies)

●[簡介]

美國國會圖書館(Library of Congress, LC)在眾人引頸期盼下終於在2009.5.1公佈一個官方新網站 – Authorities and Vocabularies (權威資料與控制詞彙) ( http://id.loc.gov/authorities/)(註1),它提供人及機器來取用LC的權威資料(authority data),採用鏈接資料(linked data)的方法(即透過統一資源標誌符URI來連結相關資料)(註2)。

此網站目前提供了34萬多筆的控制詞彙記錄供免費使用,首先提供的是國會標題表(Library of Congress Subject Heading, LCSH)(註3),今後會陸續增加更多控制詞彙集(如:圖像資料索引典TGM、MARC地區代碼…等)。

將LCSH的標題詞彙變為linked data,即是每個標題詞都有URI,如:標題詞 -- "Semantic Web"(語意網) 的URI是 http://id.loc.gov/authorities/sh2002000569#concept 。每個詞彙(term)都有其詳細資料頁面及視覺關係圖,如下面圖例:



..


詞彙的詳細資料可供下載,在頁面最下方有三種格式: (Alternate Formats) RDF/XML, N-Triples, JSON)(註4),另參見“技術中心”(Technical Center)頁面的說明。

●[感想]

誠如遠洋老師(遠洋過客)轉來的信息中提到:LCSH in SKOS now "officially" available. The primary goal of this service is to enable machines to programmatically access data at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but the web interface also provides simple user access. We view this service as a step toward exposing and interconnecting vocabulary and thesaurus data via URLs. LC的權威資料與控制詞彙一旦成為linked data後,便可供機器處理(透過程式),圖書館加值資料才能真正融入Web環境中。也如雨僧所說:“它[指LC這新網站]的第一服務物件是機器而不是人,機器是主體,人是附帶的,所以這個服務的啟動,其意義是深遠的…”。

在由document web邁向data web(或稱web of data,語意網的)時(註5),諸如圖書館的data(如:LCSH、RDA…等控制詞彙) 的表述都需經過適當的轉變,讓機器可處理及可再利用,同時與廣大網路上的概念或詞彙相連結、並開放供眾利用 – 這便是開放性鏈接資料 (linked open data, LOD),應是網路及資訊檢索未來的道路。
.
註1:在去年(2008)5-6月(?)時LC的職員Ed Summers曾公佈一網站lcsh.org,將LCSH以鏈接資料的方式表述,算是現在正式官網的前身,後來在12月時LC要他撤除。參見Summers的UNCOOL URIS (http://lcsh.info/comments1.html),及Keven的SKOS版的LCSH 有相當清楚的解說。

註2:Linked data,有譯為鍵連資料(維基)、關連數據(大陸Keven),這裡暫參考國立編譯館的學術名詞資訊網中linked data structure (鏈接資料結構),將linked data譯為“鏈接資料”。
“鍵連資料是正在快速發展的語義網的一系列的活動,它描述了一套在全球資訊網上發佈、分享、及連結資料的方法。主要以可參照的URI作為最基本的要素、以RDF作為描述連結的語言。”(維基)

另可參閱:
关联的数据 (Linked Data)--1. Linked Open Data (LOD)(遠洋過客)
关联的数据 (Linked Data)--2. 关联的图书馆数据Linked Library Data(遠洋過客)
语义互操作与关联数据 (ppt) (Keven)

註3:國會標題表(LCSH)現在有紙本(第31版,2008-2009);也有web版(Classification Web,和國會分類法一併販售)。或直接查閱Library of Congress Authorities(LC的權威檔),免費線上查詢、且有MARC記錄。

註4:
N-triples:N-Triples is a line-based, plain text serialisation format for RDF (Resource Description Framework) graphs(維基解釋);或參考“RDF/XML 並不是 RDF 模型的唯一表示。W3C 開發了 N-Triples,這是一種特別適合於測試套件的 RDF 表示格式…”(Thinking XML: N-Triples 簡介用於 RDF 的一種更簡單的序列化)。

Json(Javascript Object Notation)是一種輕量級的資料交換語言,以文字為基礎,且易於讓人閱讀。儘管JSON是在Javascript的一個子集,但JSON是獨立於語言的文字格式,並且採用了類似於C語言家族的一些習慣。(維基解釋)

註5:语义互操作与关联数据 (ppt) (Keven/劉煒) slide 26

[其他參考資料]
Linked Data - Connect Distributed Data across the Web
The Web of Data: Creating Machine-Accessible Information (ReadWriteWeb 20090417)

2009/05/09

2009年母親節

孩子從學校帶回來一張小卡片,說是(慈濟)大愛媽媽發的。他的書桌上有個小層(書)架,他便把紙片黏在正中間的位置--抬頭可見的位置,卡片上寫著:

...... 媽媽 ......

媽媽,您是一棵大樹
我是樹上的小毛蟲
我每天吃樹上的葉子,媽媽沒有怨言

媽媽,您這一棵大樹
還是不停的長出新葉子
使我成長,使我茁壯

媽媽,我們感恩您!
..................................................................................

在Flickr相片分享網站上看到一張有趣的相片 -- 山胡椒(?)葉上金鳳蝶的毛毛蟲(Swallowtail caterpillar),想必樹媽媽的葉子餵養牠肥肥壯壯了:

圖By poppy2323 (http://www.flickr.com/photos/66132721@N00/2763084259/in/set-72157608339939097/ )

(眼睛狀斑點有偽裝作用,有些誇張、好玩)

希望孩子早日成為蝴蝶!也祝辛苦的媽媽們節日愉快!

2009/05/05

美國圖書館學會對Google和解案的態度

美國圖書館學會(ALA)的資訊技術政策辦公室(OITP)2009.5.4發佈了一則消息:三個圖書館學會(ALA、ACRL、ARL)對Google和解案(Google Book Search settlement) (註1),已向法院提出評論(評論title:LIBRARY ASSOCIATION COMMENTS ON THE PROPOSED SETTLEMENT,全文22頁PDF檔) (註2)。同時Library Journal 也作了報導 -- Warning of Abuse of Monopoly, Library Groups Ask Court To Closely Monitor Google Settlement (警告獨佔的濫用:圖書館團體要求法院嚴密監視Google和解案),可清楚看出美國圖書館學會明顯的立場及作為。以下是LJ文章的重點:

美國圖書館學會(ALA)、大學及研究圖書館學會(ACRL),和研究圖書館學會(ARL)對Google與出版社等團體的和解案,向美國法院提出評論/意見,要求法院在解釋及實行此和解案上強力行使其裁判權 -- 這可能要花上數年時間,以確保最可能的公眾利益。

三個圖書館學會表示他們並不反對此和解案,但警告:高昂的收費及不透明的控制將危害圖書館的基本價值 -- 即公平取用資訊、讀者隱私,和知識自由(intellectual freedom)。Google將掃描二千萬本書,作者、出版者及Google (而不是一般大眾及圖書館社群) 有無比的權力掌控這些資料的內容及其註冊登記等事務。Google及「圖書版權登記機構」(Book Rights Registry)能以其利潤觀點來制定收費標準,一旦價格調高勢將損及大眾取用權益;且市場上並無可相比較(競爭)的產品或服務。完全由Google及登記機構決定圖書館的訂閱費,圖書館並沒有地位/角色(role)。

其他問題還包括:

各圖書館情況不同,很多館無足夠終端設備去取得這種服務以滿足讀者需求。

Google並未表明:掌握多少使用者在資料檢索及列印的個人隱私資料,Google必須對個人隱私資料有明確的政策。

書中插圖的創作有其著作權,他可將插圖抽離作品而使得作品不完整…等情形。

Google可能會遭遇到外界壓力(政治…等)而排除掉(掃描)一些爭議性書籍。


三個圖書館協會表示他們已明確指出必然會發生的問題,需要法院介入仲裁。此和解案牽涉廣大,它的全面性影響現在仍不可知,它可能只衝擊到一些學者(在研究工具的使用方面),但也可能重構出版業及對圖書館性質有重大的改變。對於和解案成立後所提供的(數位資料)服務,法院應採行必要的監督以擴展最大的公眾利益。

[感想]
在這種涉及到資訊公平取得及資訊服務爭議時,圖書館不能缺席、不能不表態(發聲)、不能沒有立場。

註1:Google與美國作家協會及出版協會的和解案現尚未定案、尚待法院裁定,案子的來龍去脈可參閱“圖書館觀點”Ted詳細的介紹:各界對Google 與美國作家及出版業達成和解的一些反應 或章忠信的邁向世界圖書館之路?—Google與出版界和解之後

註2:向法院提出評論(file comments)原截止日為2009.5.5,現已延長四個月。
LIBRARY ASSOCIATION COMMENTS ON THE PROPOSED SETTLEMENT文中提到此和解案的問題有:The Settlement Creates An Essential Facility With Concentrated Control, The Settlement Could Limit Access to the ISD, The Settlement Will Heighten Inequalities Among Libraries, The Settlement Does Not Protect User Privacy, The Settlement Could Limit Intellectual Freedom, The Settlement Could Frustrate the Development of Innovative Services,最後一點提出:This Court Can Address The Library Associations' Concerns Through Rigorous Oversight of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Settlement 力促法院確保六點具體的公眾權利。

[相關資料]
Google Book Settlement (ALA OITP專設的網頁)
Google Book Search Settlement: A Set of Links (Library Journal 彙集很多討論文章的清單)
Google與美出版協會和解涉壟斷 美司法部要查(鉅亨網)

2009/04/30

OCLC新圖書館自動化系統

OCLC於2009.4.23推出的新服務—Web範圍的圖書館管理服務系統(Web-scale, cooperative library management service ),也就是網路級 (Network level) 圖書館自動化系統(註1),產品名稱為WorldCat Local "quick start",OCLC稱它是新世代的解決方案、是支援全球性的圖書館作業及合作。(註2)

OCLC這項舉動很受關注,在部落圈及Library Journal都有不少報導和評介(註3),以下是我的一些看法及感想:

新圖書館自動化系統採用雲端運算技術

OCLC網路級圖書館自動化系統與現在一般的圖書館自動化系統明顯的差別在:網路級系統採用了“雲端運算”(cloud computing)技術(註4),個別(圖書館)用戶不需自備自動化系統的軟、硬體,而是以連線方式(付費)使用自動化系統,也就是合作館共用硬體、服務及資料(data),也達到圖書館合作的網路效果。

OCLC希望擴大合作的策略來降低圖書館管理系統上的花費(we are extending that strategy of cooperation to reduce the costs of library management functions such as circulation and acquisitions),各圖書館以OCLC的WorldCat Local作為平台,以達雲端運算相同的效率(註5),而雲端運算是當今資訊技術的新興潮流。
.
by Mike Kavis's Real time transactions in the Clouds

除採雲端運算架構外,新系統的另一大優勢在:以擁有龐大數量書目記錄的WorldCat.org 資料庫為基礎,若以後再彙集各館的流通(書刊借閱記錄),其潛力之大可想而知 (如進行data mining…不就像Google那樣?)。

●值得關注的問題

◆新系統與外界其他系統的互通性(Interoperability):
OCLC目前已提供與數家大廠的ILS系統的互通機制。至於新系統的服務導向架構(Service-Oriented Architecture, SOA)是否與OLE前導計畫建議規範相容?仍不清楚。

◆雲端運算的疑慮
“雲端技術並非全無隱憂。AT&T全球商業服務策略解決行銷副總裁偉曼(Joe Weinman)指出,目前雲和雲之間並無共同標準,也就是說企業用戶難以從一家服務供應商轉換到另外一家,降低了服務轉移的彈性。此外,雖然大廠商的穩定度高,但不管是亞馬遜或Salesforce.com,都有過當機事件,造成企業用戶的營運風險,如何讓企業用戶放心把內部的資料放到雲上,所延伸的資安疑慮,則是雲端運算能否起飛的另一個關鍵原因。”(數位時代:雲端風暴來襲)另外尚缺乏一些標準規範,見「開放雲端運算宣言」。
.
◆衝擊現有自動化系統的市場
OCLC從一書目服務者轉為圖書館管理系統提供者,對現有ILS市場造成很大衝擊,它必須與許多對手競爭,而其非營利組織身份也受到質疑。對手們都在觀望,有廠商對OCLC採雲端技術認為是時勢所趨;也有廠商認為OCLC新服務較能吸引小或中型圖書館使用,大型圖書館不會跳下去;也有人質疑OCLC是否會允許圖書館安裝外掛程式(plus-ins)或LibraryThing…之類;有人則擔憂OCLC彙集、擁有各館流通資料後,對這些資料會採什麼樣的態度?

◆獨佔 vs. 開放 –是發展成敗關鍵?
OCLC這種集中化(中心化)的作法,是否會給圖書館足夠空間從其他來源(如open sources),選擇他們想要的功能(或模組)混搭進來使用呢?若系統設計及資料(data)使用政策上都很封閉的話,是否會形成獨佔壟斷(monopoly),類似Google?(註6)

●感想
OCLC以其實力,應是圖書館界多數人寄與期望的對象—讓圖書館在Google化環境中翻身、起來競爭。OCLC新服務的大膽嘗試應是回應現在資訊環境的需求,值得肯定。但在發展上仍會有許多問題,最近引起很多爭議的便是它的「WorldCat書目記錄使用及轉出政策」(草案)(註7),現仍無法定案,但OCLC尚能“維持一個開放的程序並鼓勵對話”。例如制衡力量之一:美國研究圖書館協會(ARL)成立了特別工作小組研究OCLC此項政策,並建議重新釐訂政策,下面ARL的幾句話發人深醒:

"OCLC was created as, and is viewed as, a membership organization formed for the purpose of enabling this collective activity.... Members view WorldCat as a collective enterprise, not as a product that they license for use. ... In the eyes of the community, the guidelines expressed a mutual social contract, and the new Policy represents an authoritarian, unilaterally imposed legal restriction."
.
由此可知圖書館社群與OCLC有一種信賴關係—由長期合作而生—應不同於和營利業者的關係,這種關係是否會漸被侵蝕?

註1:圖書館自動化系統大多稱為Integrated Library System(ILS)或Library Management System(LMS)。

註2:OCLC的WorldCat.org是當今最大的圖書館聯合目錄;OCLC於2007年推出一項服務(界面)--WorldCat Local,將WorldCat地方化,提供各圖書館編目及公用查詢(OPAC)…等之用,這算是OCLC整體計畫的前期計畫。現在的“網路級圖書館管理服務系統”擴展了原WorldCat Local的功能,增添了採購(包括電子資源管理ERM功能)、流通(預估每秒5000筆流通動作[transactions])、期刊論文查檢、WorldCat Collection Analysis,…等功能及服務(將於明年提供)。今年5、6月將由一些圖書館對新系統作測試,之後全球約有1000多個圖書館將參與新系統。OCLC還提供原本訂購OCLC FirstSearch 的用戶免費使用新系統。系統功能背景說明可見Breeding's Breaking Down the Components of OCLC’s New Library System (Library Journal)。

註3:可參閱:OCLC 終於宣示跨足 ILS 市場 (圖書館觀點)、OCLC的云计算图书馆自动化系统(編目精靈)、OCLC进攻地球,你是拥抱还是战斗?(數圖研究笔記)、In Challenge to ILS Industry, OCLC Extends WorldCat Local To Launch New Library System(Library Journal)、Tough Questions Emerge on OCLC's Competitive Advantage and Data Policies (Lbrary Journal)

註4:雲端運算(cloud computing,中國大陸譯作雲計算),是分散式計算技術的一種,其最基本的概念,是透過網路將龐大的運算處理程序自動分拆成無數個較小的子程序,再交由多部伺服器所組成的龐大系統經搜尋、運算分析之後將處理結果回傳給用戶。透過這項技術,網路服務提供者可以在數秒之內,達成處理數以千萬計甚至億計的資訊,達到和「超級電腦」同樣強大效能的網路服務…(維基百科)、Cloud Computing 雲端運算 (Mr. /Ms. Days)

註5:參閱In Challenge to ILS Industry, OCLC Extends WorldCat Local To Launch New Library System(Library Journal)

註6:LibraryThing的Tim批評OCLC:They're trying to convert a data licensing monopoly into a services monopoly…They'll make one big silo and set the model requires centralizing and restricting access to bibliographic data, the situation will not improve…Keeping their data hidden, restricted and off the "live" web has hurt libraries more than we can ever know.(Thingology WorldCat: Think locally, act globally)

註7:或稱「WorldCat 記錄使用與轉移策略/方針」見OCLC新聞稿關於「WorldCat書目記錄使用及轉出政策」(圖書館觀點)
.

2009/04/14

紐約公共圖書館最熱門的檢索詞是tumblebooks

美國紐約公共圖書館(NYPL)去年(2008)最熱門的檢索詞(search term)是什麼?原來是 “Tumblebooks”(一個兒童電子書資料庫)(註1)。而且"Tumblebooks"一直居於熱門檢索詞的榜首。

在該圖書館的實驗室(NYPL Labs)的部落格文章 (Stat of the Week No. 5 - The Most Popular Search Term at the Library is…) 提到:雖然館員都知道Tumblebooks很熱門,但大家仍不清楚為何它一直如此熱門。

NYPL實驗室從讀者使用數位資源的行為(如:統計出熱門檢索詞有哪些...),體認到下面幾點:

1.別先作假設(Don’t make assumptions):
第一線的館員可能不會認為Tumblebooks是瀏覽最熱門的項目。但根據統計數據,它的確是第一名。我們不應基於常識(common sense)、而無查證,就以為自己知道哪些(項目)是很熱門的。

2. 由圖書館資源(內容)項目受讀者歡迎的情形,讓我們可以洞察(了解)讀者
(The popularity of content can lead to insights about audiences):
既然卡通故事書是最多人檢索的,我們也許可以推斷有很多父母親為孩子尋求良好的內容(讀物)讓孩子閱讀。是否有較多年輕的父母利用我們的網站,而非實體圖書館?那些在家的媽媽是否利用網站、如此可免於拖著孩子到圖書館? 我們的網頁是否應增加更多適合孩童閱讀的內容?

3. 如果某人對某個項目作了很多的查檢,我們會想為這個項目設計更好的連結方式
(If someone’s doing a lot of searching for an item, we might want to make better links to it):
雖然Tumblebooks是位於圖書館網站首頁上“圖書及資料”這項裏面,並不隱蔽難找,但還是有許多人錯過它,而需用檢索方式來找尋。事實顯示:“圖書及資料”這個頁面是有些混雜、缺乏清楚的分層架構,我們由Tumberbooks的檢索數量即可證明。

4. 檢索詞揭示其他相關連結(Search terms reveal context):
Tumblebooks的檢索者應是孩童或照顧孩童者,我們不僅應讓Tumblebooks(連結)是第一個被檢索到的,我們還應提供一些次要連結 -- 孩童相關活動、其他線上故事書…等等的連結,供檢索者參考。

最後,Tumblebooks大受歡迎可給我們一些啟示:Tumblebooks真的是一個很好的網站。當你從圖書館連入此網站後,你可很容易找到某本書、可以快速地下載、使用性(usability)極佳、不需要登入、它包括一大堆有趣且令人著迷的故事書。設計如此簡易(連四歲小孩都能直覺使用)的界面不是件容易的事。

[感想]
先看一下Tumblebooks中的一個故事:Abra Cadabra and the Tooth Witch (Abra Cadabra[小仙女名]與牙齒巫婆)(註2),其中畫面十分可愛:





圖書館是否了解:圖書館的一些資源在網頁上是否隱匿不顯呢?而資訊蒐尋者在找尋及略過資訊時的心態如何?我想圖書館的服務是建立在點點滴滴的了解與改進(改變)中,在改進圖書館網站界面的想法上,紐約公共圖書館是個好例子。

[相關資料]
TumbleBooks 的 eBook (舞菇的電子繪本藏書閣)
TumbleBooks英文互動電子書 (文崗資訊)

註1:“Tumblebooks”,台灣許多公共圖書館(如:台北市立圖書館-Tumble兒童電子書)都提供免費使用,內容包括兒童故事、拼圖、遊戲…等,其實也適合成人學英語用。

註2:這個故事是說:有個專門負責收集小孩換牙後舊牙齒的老巫婆,她因工作疲倦、年紀又大,常出錯(如:掉落收集袋、弄斷飛行掃把),後來有個小巫婆Abra 接替她的工作。Abra 作法不同(如:會送孩子禮物、將舊牙齒散到空中成了無數小星星),而最後她變成了牙齒小仙女(tooth fairy)。

2009/04/07

經濟不景氣中圖書館的生還術

2009.4.1的Library Journal 封面主題是 Survivor! (生還者)(如下圖),在全球經濟不景氣下,許多圖書館的預算被刪減,產生不少人人自危的景況。在此經濟困窘的時期,圖書館如何求生、又能做些什麼呢? LJ這期中有 Susan Carol Curzon 的文章 -- Survivor: The Library Edition: Director-to-director guidance on how to cope with more budget shortfalls (圖書館版的生還術:圖書館管理者克服預算短缺的指引) ,她提到13個要點:




1. 不要停止對外推展的工作 Never stop outreaching
讓圖書館被看得見、被新聞提到、讓讀者或社區民眾來講述你(圖書館)的故事、繼續加強與其他人的結盟關係…

2. 和讀者交談 Talk to the users
調查讀者的想法及需求,這有三個好處:1)幫助我們了解什麼(服務)可刪、什麼必需保留;2)是很好的公關(PR)作法,讓讀者看到自己的意見(input)有影響力;3)讀者所說的話是很有力的行銷工具,可用來保護你的預算。

3. 作環境掃瞄 Scan the environment
了解母機構的預算情形、官員所說的話及其含意、他們所持的優先順序及面臨的挑戰,作好因應各種情況的準備方案,記住:捷足者先登、剩下的才輪到等待者。

4. 反駁種種迷思 Counter the myths
對圖書館不甚了解的人可能會說出令人難以置信的言論:“所有東西都在Internet上了”、“沒有人再去使用圖書館了”…。這些迷思會有傷害性,會形成人們潛在的預設(假設),甚至導致圖書館的預算被砍。你必需去挑戰這些迷思、用讀者般的話語(不是館員說話的方式)去澄清及有力的說服。

5. 注意空間的掠奪者 Watch out for space hunters
在預算縮減浪潮下,留意其他單位對圖書館空間的覬覦。將閒置空間作適當規劃利用(供服務、館藏或讀者之用)。如果無法避免空間的喪失,儘量讓它是短期而非永久的喪失,同時應強烈表明:這樣將會永遠傷及圖書館所提供的服務;如無法辯駁,則用出租或出售方式來取得一些收益。

6. 了解員工的情緒 Recognize the different emotions
在預算被刪減的情勢下,可能館內人心惶惶。情緒會影響到工作,因此主管應聆聽員工的心聲、了解他們的情緒。

7. 回答員工的問題 Answer the question
員工都擔心及想知道自己是否仍被雇用,這是很難回答的問題,但至少要讓員工知道:管理當局已了解他們所憂慮的問題。另,儘可能維持住現有的員工(不裁員)。

8. 加強管理、提高效率 Run a tight ship
所謂「時間就是金錢」。檢視現有工作流程是否緊湊,空檔時間要善加運用,如:閱覽服務館員有空檔時間便可幫忙做抄錄編目(copy cataloging),這樣可提高館員工作效率,也可讓他們學到新東西、為將來增加更多機會。在經濟危機當兒,我們也許應向小館學習 -- 他們的館員要做很多種類的工作(非專精分工的形態)。

9. 重點放在規劃 Focus on planning
重新回到基本點去檢視一些問題、重新察看圖書館,這會讓我們有新的想法。的確,惡劣的環境迫使我們更清楚定出(事情的)優先順序。無論經濟環境如何不好,重要的是圖書館要有計畫的往前行進,要不停地問:我們能達到的目標是什麼?經由規劃我們能建構什麼?

10. 持續注意經費財源 Keep looking at the dollars
有時單筆經費較長期性經費容易取得,那就考慮預付訂閱(subscriptions)的費用;別猶豫去和廠商議價。在館內推行節約、請員工提議有哪些省錢的方法。

11. 平衡/公平的作法 Level the playing field
老闆與員工一起共體時艱,管理者與員工有相同的境遇,不獨厚管理者。

12. 問嚴峻的問題 Ask the tough questions
自問:只有圖書館經費被砍?經費不足造成了圖書館的服務縮減?社區民眾並不特別關心這事?…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你要再自問更嚴峻的問題:圖書館一直提供很好的服務嗎?圖書館一直與使用者密切相關嗎?…坦誠面對缺失並開始改變方向。

13.保持振作不懈 Keep your spirits up
若你已竭盡所能,但經費仍被砍,憂慮消極也無濟於事。我們必須將焦點放在使命(mission)、未來、及我們能做些什麼(而非我們不能做什麼)上面。正如W. G. Bennis 所說:領導者將目光放在地平線,而非底線上(Leaders keep their eyes on the horizon, not just on the bottom line)。

註:Susan Carol Curzon 曾於2003年世界經濟不景氣時撰寫過一篇文章:
Budget Shortfalls: A survival guide to making the best choices when bad economic times mean cuts at your library(Library Journal 2003/5/15);現在(2009/4/1)這篇文章是補充2003年文章提到的要點。

[相關資料](20090408 08:30補充)
●ALA's Advocating in a Tough Economy Toolkit (美國圖書館學會網頁上的“經濟困難時期的參考資料集”)
金融海嘯對圖書館的影響 (台灣圖資論壇上的討論)

2009/03/26

OLE與圖書館自動化系統的發展

圖書館自動化系統可說是支撐圖書館作業的骨幹,長久以來似乎也是圖書館之痛,痛在不符合圖書館作業需求、價格太昂貴、無法達到讀者的期望…等。若由圖書館自行開發系統,耗時又耗力,雖然近來開放原始碼軟體(OSS, open source software)帶來了一些契機,但就圖書館自動化系統長遠發展而言,根本的結構性與大環境問題更是重要及需解決。

對圖書館自動化系統發展而言,近來有三項發展值得關注:更多人使用OSS、圖書館自動化系統API的規範、及OLE(開放性圖書館環境)計畫。

1) 更多人使用OSS(open source software,開放原始碼軟體,或譯“開源軟體”),見以前的文章圖書館自動化系統(ILS)之未來

2) 圖書館自動化系統API的規範:由數位圖書館聯盟制定的一份ILS API建議書 -- An API for effective interoperation between integrated library systems and external discovery applications(DLF ILS-DI Technical Recommendation, Revision 1.1, December 8, 2008)(PDF/78頁) 建議自動化系統廠商遵循一致的標準來制定其API,以供外界方便取用系統中的書目…等資料,以支援其他資訊發掘工具(discovery applications)從事混搭。
.
3) OLE (Open Library Environment,開放性圖書館環境)計畫:

這是有別於圖書館自動化系統現今環境的另一種模式。

是由美國Duke大學等十三所大學圖書館的計畫,目的是要定義出新一代的(圖書館自動化系統)之技術環境,也要制定一份“設計文件”(a design document)來告知大眾:開源(OS)圖書館系統的進展、來指引未來ILS的實行、來影響現今ILS廠商的產品。計畫包括對圖書館社群的SOA(註1)及BPM的訓練研習會,以了解圖書館自動化相關工作流程及聽取圖書館社群建議(註2)。在 code4lib 2009會議上,該計畫的領軍者Timothy McGeary 作了現況報告(PDF/11頁),由時程表看,將於2009年6月提出“設計文件”的草案。
.
OLE在設計上採服務導向架構 (Service Oriented Architecture, SOA)(註1),強調Re‐usable design及module based,設計上考慮到重複使用及以模組為基礎。另外想要 Raise the Library System to the enterprise level– Become a key component of the developing cyberinfrastructure (interoperability with Identity Management, ERP, CRM, Course Management, etc.),將圖書館系統提昇到“企業級”階層 – 成為發展中的數位基礎建設的重要單元(與認證管理、ERPCRM、課程管理等系統互通)。(註3)

可看下圖 OLE Reference Model:

因OLE 是企圖重塑圖書館自動化的經營模式(redefine library business processes),欲突破傳統ILS的制錮。而ILS廠商是如何看待OLE呢?廠商Talis有人認為這是補充DLF ILS-DI的ILS API規範,值得繼續關注;但也曾懷疑採用SOA是否是對的?(註4)

讓我們持續觀察吧!
.
註1:

“SOA是一種架構模型,由網站服務技術等標準化元件組成,目的是為企業、學校或提供網路服務單位建構一個具彈性、可重複使用的整合性介面…
SOA不是種技術:它是種建構、組織的方法,用來建立應用程式的運行環境,以及讓學校的業務程式能以「功能化」方式發展、累積。..
SOA服務導向架構是一種新興的系統架構模型,主要概念是針對學校或企業需求組合而成的一組軟體元件。組合的元素通常包括:軟體元件、服務及流程三個部份。當學校或企業面對外部要求時,流程負責定義外部要求的處理步驟;服務包括特定步驟的所有程式元件,而軟體元件則負責執行工作的程式。SOA 已成為現今軟體發展的重要技術,透過 SOA 讓異質系統整合變得容易,程式再使用度也提高。不必自行開發或擁有所有程式元件,發展者可以視其需要組合網路上最好的服務。不受限於特定廠商的產品功能或是平台,達到真正的開放性(Openness)。從分散式元件架構到 SOA概念上,SOA 如同物件導向、軟體元件等軟體技術一般,運用小的零組件組合成應用系統。但 SOA 強調的是如何將彼此關係鬆散的應用系統功能元件在網路上發行、組合及使用。..”

◆OLE研習會對SOA的簡介(投影片/25頁):Open Library Environment - Service Oriented Architecture Intro - Jan 14 15 2009.V0.3

註2:在OLE的常見問題集(FAQs)中有這樣的問題 -- OLE與其他OS圖書館計畫的差別在哪裡?
How does OLE differ from other open source library projects?
The OLE project started with extensive library community consultation and design. It aims to support libraries in transforming their workflows so they can manage changing services and resource formats – not just to replicate a traditional ILS.
OLE has an enterprise focus and uses a Service Orientated Architecture design principles so that it integrates with external information sources, systems and agencies.
The OLE Project has communicated with other projects to learn from their experiences and to explore possible synergies with their work. Because OLE will be open source, it has the potential to build on and interact with software developed through other projects. For example, libraries should be able to use a number of discovery tools produced by other open source projects as an interface to OLE. (An ongoing list of the OLE Project’s contacts with other projects is available on the OLE website: http://oleproject.org/get-involved/working-groups-join-us/connecting-with-other-projects-working-group/.)

註3:Timothy投影片slide 3-4 或OLP Overview 的 project scope

註4:見Talis Panlibus 文章:
Fight the good fight – Code4lib Day 2
[相關資料]
Open Library Environment (OLE) Project (圖書館觀點 Library Views)

Open Library Environment: Designing technology for the way libraries really work (2008/11研習會投影片/22頁) http://www.aserl.org/documents/2008_Fall_mtg/ASERL_OLE_Proj_19Nov2008.ppt#265,8,Project assumptions and scope

2009/03/13

聆聽圖資青年的聲音:圖資青年論壇會前活動雜感

這次「圖書館事業發展—青年論壇」會前活動的目的是要聆聽圖資年輕人的心聲及收集關心的議題,活動分為校園座談會(8所學校)及網路論壇兩種方式進行。會前活動是由國家圖書館及圖書館學會主辦,各系所承辦;而活動的整體規劃工作則交由「台灣圖資論壇」的一些部落客(XXC...等)及成員負責,並提供「台灣圖資論壇」(http://www.lis.tw/)作為網路論壇線上討論的場域。

因自己已非“青年”(這次的定義:40歲以下),不便發聲,只算是協助的工作人員。經參加過兩場座談會及觀察網路論壇上青年們的意見,有一些感想:

對這次活動,我最想知道的是青年們真正“關心什麼、擔心什麼、期望什麼?”,但因各場座談會議題的聚焦、活動時間不長、或採用討論的方式不一…等的影響,僅能試著從紛雜的言語中理出一些頭緒,可能流於面片、不夠深入。

●不同面向的問題

這次活動是針對“青年”,而校園巡迴座談會僅在中部以北有圖資系所的八所學校舉辦,再加上活動時不長(2009.2.25 -- 3.15),宣傳也有限,以致,非常可惜地,無法爭取到更大比例的青年館員加入討論,應是這次活動最大的遺憾。

我大致將參與活動(發言)的學生及少數館員,區分為:有志於圖書館或資訊服務業者(又分有實務經驗及沒什麼實務經驗者),及並不確定(或無意)將來從事圖書館相關工作者。上述幾種不同背景及意向的人所關心的問題之面向也不同。

有志於圖書館工作且有實務經驗者,較會提出一些與圖書館事業相關、較具體的現象及問題(如:鄉鎮圖書館發展、經費來源、人事編制、館員素質;館員專業素養及保障)。

較傾向將來投身於圖書館工作但沒什麼實務經驗者,他們常能察覺現有的一些缺失,或提出期待、願景(如:Is OPAC still hard to use? 這是一個象徵,您認為圖書館服務改進的方向應該從何處著手?)。

而對圖書館工作較無意願或仍猶豫者,則較關心自己何去何從、在圖資課程所習是否具職場競爭力…等問題(如:勾畫未來的專業工作藍圖、圖資系所畢業生如何找尋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

●一些感想

無疑地,圖資教育與圖書館事業發展是緊密相關的,但長久以來,圖資教育培養出的青年有多少有志於(或投入)圖書館工作(或圖資服務業)?或說流失了多少新動力?是否學制、教材、教法…需作檢討?

圖書資訊學的“本質”是什麼?或許很多人並不清楚(或沒想過)圖資專業的核心價值是什麼、核心能力又應是什麼?

圖資學有科際整合的性質,易流於廣汎而不精?重要的是要培養出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 思考圖資學技術操作後面的原理及精神,找出自己的興趣及著力點,擴大(另一專門學科)知識基礎,還需持續自我學習、朝向專精發展吧?!

圖書館有賴全體不同背景及專業成員(例如,從教授館長、一般館員、資訊技術館員、工讀生)的共同合作與成長。

圖資界的國際視野不足,新知新訊流動不均或遲緩;民主、溝通機制不良?

需要強而有力的專業領導力量(組織),讓許多人的期待有所歸屬、凝聚及實現的可能性。
.
最後感謝這些年輕圖資人,讓我聽到多元的聲音及看法,學習及思考更多問題。尤其感謝熱情及關心圖書館發展的政大場同學及館員朋友們!
.

左圖:政大場由學生主持;右圖:輔大場:聲勢最浩大,老師(戴口罩、不能發言)、部落客都來參加
感謝台灣數位文化協會Joyce miniroom 兩位影像紀事,請見Flickr「圖資青年論壇2009」群組的活動照片或各校活動報導與花絮

2009/03/08

政大場、ALA圖資專業核心能力書

明天(2009.3.9)在政大圖書資訊與檔案研究所圖資「青年論壇」校園巡迴活動,學生規劃的議題為:「館員的專業與素養」(海報如下),將有學生、館員及、其他關心此議題者參加。「青年論壇」會前活動展開以來,在校園活動及線上論壇討論上,都十分關注“圖資專業是什麼、應具備什麼專業能力”的問題,尤其在現今資訊科技巨大凌駕及全球經濟不景氣的環境下,對圖書館事業是難關?也是機會嗎?那到底我們擁有了什麼能力或應擁有什麼能力才能立足呢?
.




剛好美國圖書館學會仲冬會議(2009.1.23-28)中核准了一份「圖書館專業的核心能力」(ALA’s Core Competences of Librarianship)(5頁,PDF)的文件,並採納成為ALA的政策(policy)。這份文件很值參考及細心體會。Ted (Library Views) 已引介(ALA 通過「圖書館事業核心能力」提案)大陸游園驚夢的譯文(美国图书馆协会界定“图书馆职业核心能力”)(註1)。
.
這份文件界定了-- 所有畢業自美國圖書館學會認可的圖資學碩士學程者,需擁有的基本的知識。至於任職於學校、學術、公共、專門,或政府部門圖書館的館員,還需擁有其他專門領域的知識。這些核心能力歸納為八大項,可說相當完備,而我覺得最重要但容易被人輕忽的是第一項,即“圖書館專業的基礎知識”,是在傳統核心資訊組織及資訊服務等技術課程外的較宏觀及基礎的知識,希望有助培養對圖書館志業的真誠體會、信念及熱忱,因此我依自己的理解作了下面的翻譯。
---------------------------------------------------------------------------

ALA 的圖書館專業的核心能力(最後定案版) ALA理事會(註2)通過及採行為政策 2009.01.27
ALA's Core Competences of Librarianship (Final version)
Approved and adopted as policy by the ALA Council, January 27th 2009

CONTENTS(內容)
1. 圖書館專業的基礎知識 Foundations of the Profession (又分11小項)
2. 關於資訊與資源 Information Resources (又分4小項)
3. 有記錄的知識及資訊的組織 Organization of Recorded Knowledge and Information (又分3小項)
4. 技術知識和技巧 Technological Knowledge and Skills (又分4小項)
5. 參考諮詢與讀者服務 Reference and User Services(又分7小項)
6. 研究 Research(又分3小項)
7. 繼續教育與終身學習 Continuing Education and Lifelong Learning(又分4小項)
8. 行政與管理 Administration and Management(又分5小項)


1. 圖書館專業的基礎知識 Foundations of the Profession (又分11小項)

1A. (了解)圖資專業的的倫理、價值和基本原則 The ethics, values, and foundational principles of the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profession.

1B. (體認)圖資專業者在促進民主原則和知識自由上的角色,知識自由包括(個人)表達、思想、或道德觀念的自由 The role of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professionals in the promotion of democratic principles and intellectual freedom (including freedom of expression, thought, and conscience).

1C. (了解)圖書館史與圖書館學史 The history of libraries and librarianship.

1D. (了解)人類溝通交流史及其對圖書館的影響 The history of human communication and its impact on libraries

1E. (了解)各類的圖書館(學校、公共、學術、專門等圖書館)及相關資訊機構 Current types of library (school, public, academic, special, etc.) and closely related information agencies.

1F. (了解)對圖資專業具重要性的國內、外社會、公共、資訊、經濟、及文化的政策和趨勢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social, public, information, economic, and cultural policies and trends of significance to the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profession.

1G. (了解)與圖書館及資訊服務機構相關的法律架構,包括與著作權、隱私、表達自由、平權和知識財產等相關的法律 The legal framework within which libraries and information agencies operate. That framework includes laws relating to copyright, privacy, freedom of expression, equal rights (e.g., the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1H. (了解)有效的支持圖書館、圖書館員、其他圖書館工作者、和圖書館服務的重要性 The importance of effective advocacy for libraries, librarians, other library workers, and library services.

1I. (具有)分析複雜問題和提出適當解決方法的技能 The techniques used to analyze complex problems and create appropriate solutions

1J. (具有)有效的溝通技巧(言語及文字的)Effective communication techniques (verbal and written)

1K.(具備)圖資專業中某些特殊領域所需要的檢定/證照 Certification and/or licensure requirements of specialized areas of the profession.


以上資料,希望能提供大家在思索“圖資專業人員應具備哪些素養及能力?”時作參考。

註1: 游園驚夢(游园惊梦) http://www.yuchuanzheng.cn/ 可能最近連不上(被官方封鎖?) ,但可用訂閱看到http://www.yuchuanzheng.cn/feed
註2: ALA理事會(ALA Council),為ALA最高決策機構,可參閱「中國圖書館學會與美國圖書館學會之比較」(邱子恆) (PDF) (台大)圖書資訊學刊 第十五期(2001?)


[相關資料]
After More Than a Decade of Debate, ALA Approves Core Competencies (Library Journal)經過約十年的爭辯,ALA通過(圖書館專業的)核心能力。
文中提到:The Council also sent the CCs(註:即Core Competencies )on to ALA's Committee on Accreditation, asking that powerful committee to incorporate them into ALA's Standards for Accreditation of LIS programs.

ALA MidWinter Conference Report (Library Journal 2/15/2009)

圖書館工作的核心價值(秋聲Blog)、 ALA's Core Values of Librarianship

[補充] 20090417:
Federal Librarian Competencies Knowledge, skills, and abilities needed by federal librarians [PDF, 636KB] (美國聯邦政府之圖書館員專業能力書)

2009/03/04

圖資「青年論壇」活動接力:中興、台大將登場

今晚(2009.3.4)在台中中興大學圖資所圖資「青年論壇」校園巡迴活動,規劃的(議題)討論方向為:(參見圖資論壇活動網頁)

1. 鄉鎮圖書館發展、經費來源、人事編制、館員素質
2. 圖資專業證照實行之可能性
3. 大學圖書館館藏評鑑

緊接著明天(2009.3.5)中午在台大圖資系的議題方向為:(參見台大圖資系網頁)

1. 圖書館十年後的想像
2. Is OPAC still hard to use? 這是一個象徵,您認為圖書館服務改進的方向應該從何處著手?
3. 圖書館員需要什麼樣的能力?--在職進修、應屆畢業生何去何從?我們是否需要專業認證或是學習更實用的技術或能力呢?有哪些可以引進?

期待開放性對話 (Open Conversation)
剛好看到 Michael Stephens 的一份投影片(307 pages/PDF),其中談到圖書館目錄或網站、圖書館員新定義、開放的對話與思想…等,希望能給大家在思索問題時更多啟發。下面幾張投影片節錄下來供參考:

1 2
.
3 4
.
5
.
圖片說明:
圖1: OCLC前不久調查的發現
圖2: mobile catalog/lib website 需求日漸提高
圖3: 圖書館網站用Netvibes建置 http://www.netvibes.com/dublincitypubliclibraries#Home (非投影片內 )
圖4: 館員新定義/The library redefines LIS jobs
圖5: 館員未來要注重的方向
圖6:Trust and open conversation(信任及開放的對話溝通) :
(slide97-101)People Want to Talk to Each Other, Open and honest conversations, Open and honest decisions(開放與真誠的決策), Speak in a human voice, Open conversations
slide306:(我們要抱持什麼態度?) Learn to Learn, Adapt to Change, Scan the Horizon, Be Curious, Bring your Heart with You

2009/03/01

佛教經典與Google Earth

2009.2.24(週二)前往了「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際會議」 (TELDAP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當天的主題是Knowledge Organization,除很榮幸與Marcia Lei Zeng(曾蕾老師)會面及聆聽其講“Terminology Registries and Services”(將另文敘述)外,便是對佛經的數位化進程中的--TEI詮釋資料(註1)與Google地球的結合運用 -- 感到很驚喜。

法鼓佛教學院(Dharma Drum Buddhist College) 任職的德國博士Dr. Marcus Bingenheimer(馬德偉)講 “Chinese TEI Meets GIS - Tracing the 'Biographies of Eminent Buddhist Monks' through Time and Place”(中文TEI遇上地理資訊系統GIS – 經由時間及地點來追尋「高僧傳」)。這是他正在進行的研究計畫之一,也就是對四部佛教高僧傳的可視化研究(Visualizing and Querying the Biographies of Eminent Monks )。

尋著馬德偉網頁資訊的線索,我實際作了些查檢(見下面三張圖):

(圖1)查詢高僧傳中,於公元300—500年期間,停留在長安的高僧(使用計畫網頁之example 1,找出nexus-points),結果找到了三個聚點(小圖釘),其中一點有四位人物-- 竺佛念、僧伽跋澄、曇摩難提,和趙正,,畫面顯示出人、地、時間(圖右上方有時間軸)三個面向;

點入這小圖釘符號便會出現文字說明框,末行標示在中華電子佛典CBET(註2)中的原文出處;再點入原文出處(CBETA text: T.50.2059.0329a28),就可看到原文字句(如圖2)。

(圖3)再查漢傳佛教高僧傳地理資訊系統 (demo interface, beta version) ,查閱竺佛念的資料,原經文中許多詞已做了TEI標記(?)。

另可參見這張海報 (註3),提供很好的概觀。


圖1


圖2

圖3

[感想]
1. 有人說:傳統編目人員要朝metadata librarian (詮釋資料館員) 方向前進?不論這樣說是否恰當,數位典藏資源的詮釋資料處理的情形應可給圖書館編目人員許多啟發與視度。

2. 對於國內外專家、研究人員從事佛典數位化的成績令人讚賞。

3. 這種將人、地、時間與資料連結及呈現的方法,讓人想到OCLC做的Identities,都將人們的心象、抽象連結的概念、或脈絡(contexts)給具體呈現了,同時提供更多聯想或觀察的廣(高)度。
------------------------------------------------------------------------------------

註1:TEI(Text Encoding Initiative):是一種對文字資料的編碼格式(標準),將文字資料轉以數位方式來表示,應可說也是一種詮釋資料(metadata)的格式,ODLIS的解釋:
Text Encoding Initiative (TEI)
Introduced in 1987, TEI is an international interdisciplinary standard intended to assist libraries, museums, publishers, and scholars in representing literary and linguistic texts in digital form to facilitate research and teaching. The encoding scheme is designed to maximize expressivity and minimize obsolescence. TEI began as a research project organized cooperatively by the Association for Computers and the Humanities, the Association for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 and the Association for Literary and Linguistic Computing, funded by research grants from 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 the European Union, the Canadian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Council, the Mellon Foundation, and others. Click here to connect to the TEI Web site. See also: TEI Header.

或參見文件編碼組織 後設資料標誌集 選錄版、電子資源組織標準:TEI and TEI Header/(師大圖資所學生報告?)(投影片/PDF)。

註2:CBETA(Chinese Buddhist Electronic Text Asso. )是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簡介目標佛典全文檢索

★註3:Marcus Bingenheimer. 2008.11.04 Poster @ King's College, London: “TEI meets GIS - Tracing the Biographies of Eminent Buddhist Monks, 200-1600 CE.” Poster (jpeg).

[其他相關資料]
Marcus Bingenheimer. 2009.01.29 Lecture @ Brown University. "Eminent monks, Famous Temples, TEI and GIS." Lecture slides here (odp).

關於KML(或 Keyhole Markup Language,鎖孔標記語言) :是一種 XML 語法與檔案格式,可用於塑模與儲存諸如點、線、圖像、多角形與模型等地理特定以顯示在「Google 地球」、「Google 地圖」與其他應用程式上。

大正新修大藏經(大正藏)
rev. 20090301 23:55

2009/02/25

圖資「青年論壇」會前活動展開了

「青年論壇」會前活動是指「青年論壇」正式會議之前所舉辦的規劃活動,主要是想了解圖資青年的想法,及收集大家關心的議題,以供正式會議參考。

請參考以下的說明資料,歡迎圖書館館員到「台灣圖資論壇」網站參與線上論壇(詳指引),為我們的圖書館發展交換意見及並共同努力。

----------------------------------------------------------------------------------------
[以下資料源自:全國圖書館會議青年論壇規劃案--活動規劃小組的宣傳資料, 20090223]

~~ 傾聽你的聲音-在圖資青年論壇與你共築議題對話~~

青年人是圖書館事業未來的主導者,傾聽年輕人的聲音,讓年輕人藉由發聲關心這個事業,是培養圖資接棒人非常重要的工作,尤其在「第四次全國圖書館會議」召開前夕,年輕人的想法應該充分表達,並獲得尊重與支持,使其對圖書館事業有熱情,並得以實現這些熱情與理想。

年輕人表達的平台相當多元,如部落格已成為其發聲的重要工具,但部落格多為個人意見的發表,雖有互動的功能,參與者仍不多,因此對於整體圖書館事業的深入了解與關心程度,仍屬不足;若能以論壇方式與年輕人面對面,熱烈且充分的討論,將有助於共識的凝聚。

而在「全國圖書館會議青年論壇」之前所舉辦的規劃活動,就是為了讓這個論壇所討論的題目,也會是你所在意的、關心的真實課題;因此我們提早以實體與虛擬二種方式,匯集各位的想法與意見,包括各場的校園巡迴活動,和網路論壇討論。期待您的一同參與發聲。

【規劃屬於您的青年論壇-校園巡迴活動】

日期:2009年2月25日至3月15日

國立台灣大學圖書資訊學系(所): 98年3月5日(四)中午12:00 - 13:30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圖書資訊學研究所: 98年2月26日(四)14:00 – 17:00 (網路轉播網址)

國立政治大學圖書資訊與檔案學研究所:98年3月9日(一) 10:00 – 13:00

國立中興大學圖書資訊學研究所:98年3月4日(三) 19:00 – 21:00

私立輔仁大學圖書資訊學系(所):98年3月11日(三) 下午

私立淡江大學資訊與圖書館學系(所)

私立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所)

私立玄奘大學圖書資訊學系:98年3月10日(二) 13:00 - 15:00


如何在網路上參與對「青年論壇」議題與活動的規劃?

請至「台灣圖資論壇」網站 (http://www.lis.tw/) 參與線上討論。

有兩種方式:您可以參與既有議題的討論,或主動提出新的議題。

參與議題討論的步驟如下:

1. 先註冊成為會員

2. 在主頁(或任一頁)上方的索引標籤(tab)處,點選"青年論壇議題"

3. 會顯現議題清單

4. 點選有興趣的議題、在"回覆"欄框中輸入您的評論或意見

5. 當然,您也可以提出新的議題來討論與發表您所關心的圖資發展方向


【誰是「台灣圖資論壇」?】

台灣圖資論壇 LIS ShareLand (http://www.lis.tw/)是一個社群網站,也是一個圖書資訊學的網路社群的交流平台。在2008年7月由幾位圖資部落客發起成立,這個草根社群現約有190名會員,來自不同地區及背景,但同樣地抱有熱情及對未來的期待。

此平台除了彙集許多圖資學相關資源(如:圖資部落格文章聯播、學術活動的日曆、網路書籤……等),還提供成員書寫部落格、參與社群討論、分享喜愛的資訊或影音……等功能。


【同步進行校園巡迴與網路論壇二種方式,期待您的參與發聲 】

希望透過「全國圖書館會議青年論壇」的活動,與您聚精會神的相會在這塊圖資的園地,延續知識的價值和熱情。

rev. 20090227